二肖中特期期准100%顶尖号码|二肖中特会员料
游戲潮:值得大家信賴的手機軟件游戲站! 推薦文章 | 最新文章 | 熱點文章 | 游戲排行 | 安卓游戲 | 蘋果游戲

關注網俠手機游戲

禮包、游戲、app應有盡有

  • 網絡游戲
  • 單機游戲
  • 手游合集
您的位置:首頁 > 游戲攻略 > 手游資訊 > 第五人格傭兵同人文 杰傭同人文圖片分享[多圖]

第五人格傭兵在游戲里面是很受歡迎的角色,而且長得也比較好看,他的相關同人文講的是什么呢?下面是友情MT為大家帶來的第五人格傭兵同人文,杰傭同人文圖片分享,希望能幫助到大家!

第五人格杰傭同人文

他大口灌下一杯白蘭地,刀鋒一樣的烈酒劃開喉嚨,逼得他狼狽地咳嗽起來,瞬間嗆出幾滴眼淚。
據說這是法國那位無擋之君的摯愛,將士們叫它"英雄之酒". 在橡木桶中沉睡多年,蘇醒之際便要人嘗試撕裂的滋味,白蘭地--就像倫敦一樣無情。
東區,全倫敦的濃霧都從這里升起。冬季的港口補給船進進出出,噪音和濃煙掩蓋罪惡、模糊痛苦。這里是被放逐之人的天堂,尤其對他--奈布·薩貝達,一個退休的雇傭兵來說。
11月16日。嚴冬的陰霾飄進房間里。桌上除了那瓶剛開封的白蘭地,還有兩副刀叉,兩份晚餐,兩個酒杯。
很顯然,這不是一個獨酌的夜晚,也很顯然,對方并沒有赴約。
他起身把窗戶關上。他已經等得足夠久了。他再灌下一杯酒。
他面無表情把酒杯用力砸到地毯上,碾過碎片,拉起桌布,連餐帶盤把東西全扔到垃圾桶里。他一腳踢開房門,粗暴拉開抽屜,抖出煙草急躁地卷好一支,動作并不熟練地吸了一大口。
刺激的致幻劑熏得他紅了眼眶。
曾經的雇傭兵搖搖晃晃在床邊盤腿坐下,把頭埋在被單上還沒收起的睡袍里。
"Then said Jesus, Father, forgive them; for they know not what they do.( 當下耶穌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他低低地念著他早就拋棄的句子,發現他再也找不到替他脫罪的理由,于是煙頭朝下,狠狠燙在了絲質睡袍上。
這些煙、這件睡袍、這個房間的主人已經高調地宣布了答案:他就在那間教堂里。
太陽穴青筋暴起,摁掉煙,回到自己的房間。
傭兵從床底下拉出塵封已久的箱子,再也沒猶豫,利落地組裝好曾經救命的老伙計。
二年前就不該搬到這里。

I remember that night/回憶里的那個夜晚
I just might/讓我可能
Regret that night for the rest of my days/后悔余生

正如那本暢銷的探案小說中寫的一樣,他與杰克的相遇和軍醫與偵探的相遇一樣充滿戲劇性。戰場后遺癥與手頭緊迫讓他不得不選擇合租。而合租伙伴,便是那個身材高瘦的男人。
成為友人是讓人出乎意料的事情。秉承著從戰場帶來的對危險的直覺,奈布·薩貝達知道這個具備英國紳士優雅、溫柔和冷漠的特征,卻只選擇展示前兩項的人有多么危險。因此搬進來的前三個月,面對餐桌上額外的早餐以及睡前醇香的紅酒,他總保持不動聲色的態度。
然而警惕往往輸給耐心。區區幾個月,他刻意錯開的時間表被擰回來。從嘗試著共讀一份報,到沿著泰晤士河聊天,兩人之間居然生出了客氣的友情――
他們互不知底細,卻也相互容忍。在談論天氣還是政治還是干脆閉口不言的日常中保持了微妙的平衡。
真正打破平衡,讓關系正式上升到好友這一高度的,大概是第五個月后的事情。
戰場上帶來的舊傷以及水土不服在第一個霧冬徹底爆發。潮濕的木頭讓壁爐失去了作用,雨夾雪的夜晚,膝蓋如同嵌了上百根針的疼痛幾乎要了他的命。依賴上白蘭地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性格使然,他不會請求幫助,于是每晚半瓶入睡酒成了慣例。
如此折騰的后果便是在某個尤其寒冷的夜晚,灌掉一瓶烈酒的他差點因酒精中毒死在公寓里。
大概是酒瓶掉落的聲音引起了同 居人的注意。模糊間他感覺身體被托起,略帶焦灼的呼喚企圖讓他清醒。
他見識過英國人的冷漠。而這里是倫敦東區,貧民窟和上流社會混雜的地方--沒人會譴責冷漠。他已經做好了對方象征性地叫個家庭醫生,而后冷眼旁觀的心理準備。然而萬幸醒來后卻被房東太太告知,由于叫不到馬車,對方冒著冬雨背著他跑過五六個街區、硬扛下醫生的苛責外加照顧了一夜才撿回他的命。
而這一切那人只字沒提,只不過在他醒來之際適時遞上一杯熱水,微笑著并告訴他壁爐新添了木柴以及今后公寓的酒水都由他來管。
他盯著他搭在手臂上晾了一夜未干的大衣和泥點斑駁的西裝褲,心想著--如果一個人能把偽善做到極致,那再危險也沒可能被防住。
倒不如不防了。

Where's your family from/你從哪里來?
Unimportant/那無傷大雅
There's a million things I haven't done/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事在等著我
Just you wait just you wait/等著瞧吧,等著瞧吧

大概從那時候起,兩人開始真正意義上的聊天。
他才知道原來對方早已洞察他雇傭兵的身份,一無所知的只有他而已。
奈布·薩貝達開始逐漸了解到眼前之人的高深與奇妙。譬如他精通樂器與廚藝,內臟在他的刀尖和琴弓上能變成頂級的料理;譬如他極其擅長社交,每周必定有兩天不在,赴邀參加某區宴會;再譬如他經常思考哲學,總能丟出讓人啞口無言的問題。
他應該早點注意到他的怪異的。
傭兵記得在雨水模糊窗面的天氣,他總會陷在椅子一角,手搭在扶手上,細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敲打著。
"奈布你說,正義和邪惡的界限到底是什么呢?或者說,它是否存在呢?法律和道德沒辦法制裁的罪犯,如果經由他人的手除去,那他人算不算是正義的執行者呢?"
昏暗的光線下他的眼睛看起來是灰藍色,靜靜地盯著窗外。
"依我說,死刑其實是對罪犯的寬恕、對受害者的殘忍。憑什么殘忍迫害他人的劊子手卻能瞬時死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才是對等不是嗎?"
他翹起腿,雙手交叉在膝上,眉頭簇起一個峰:"謀殺腹中骨肉的妓 女,丟棄初生孩子的母親,羞辱虐待兒童的大人,這些達不到被處以死刑標準的犯人們究竟要等誰來制裁呢?上帝他老人家看得見么?"
然后他會兀自沉默一陣,轉頭一笑:"抱歉抱歉,我又說了很多奇怪的話。現在,不如讓我們談談今天看過的魔術吧?"
不得不提,這個男人對魔術擁有濃厚的興趣。他總是興致勃勃邀請他去看許多紳士眼里不入流的魔術表演,而那時倫敦最有名的是叫羅伊的魔術師。
他應邀去過幾次,那名魔術師的確讓人難以忘卻,但他印象更深刻的卻是魔術師的助手。那是名怯懦的青年,本來不起眼的人站在魔術師邊上卻能瞬間光芒萬丈。
而杰克卻不喜歡他。
"他會成為羅伊的絆腳石。"
在一次和魔術師的友好談判失敗后,他曾冷淡地這樣評價。
奈布牢牢地記住他那時的表情,現在想來,興許這才是這人原來的樣子。

Where are you taking me/你要帶我去哪兒?
I'm about to change your life/我要改變你的命運
Then by all means lead the way/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1888年,女人的尖叫劃破夜幕。人們開始對白教堂那一待避之不及。蘇格蘭場建立了全面的巡查網,然而殺人犯仍舊囂張地隱匿在黑霧里。
他套上腰帶,穿好靴子,把兜帽戴起。腰間堅硬的觸感沉重而具有安全感。
酒勁上來了,他感覺胸腔里有一股被點燃的氣,那股氣讓他突然顫抖起來。
此時時鐘走到晚上八點--正式毀約。
他痛苦地低吼一聲。
戰場為什么不告訴他--親手謀殺好友兼殺人犯是什么感覺。
最起碼他不會像現在一樣手足無措。
他深吸一口氣長長吐出,試圖平息劇烈燃燒的憤怒與失望。半晌,他指節泛白,用力將門拉開。
"啊,薩、薩貝達先生……"
門口站著呆呆準備敲門的幸運兒。寒冷的冬夜他的雀斑都凍得顏色發深。見他皺起眉,青年連忙說到:"我是來給羅伊先生傳個話,杰克先生他人在嗎?"
得到否定回答,他又無奈說:"那請問您能幫我給杰克先生帶個話嗎……太好了,就是上次杰克先生說的晚宴,羅伊先生他有事去不了,非常抱歉。"
青年的腳似乎凍僵了,他輕輕跺了幾下,又尷尬地哈了口氣搓搓手。
這么冷的夜晚,那位魔術師就這樣差遣他來帶這么一條小消息?
"先生你的手在顫抖,你沒事嗎?"
"你的愛人一點都不關心你。"
憤怒沖壞了傭兵的頭腦,他居然脫口而出如此失禮的話。
青年愣了一下,隨即臉上浮起窘迫:"……您知道了啊,其實也不是您想的那樣……"
他也是無意間才撞見的。那天看完演出,陪杰克到后臺找魔術師之際,卻看到他們要找的人正把他的小助手抵在墻上親吻。他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那樣的情景,一向不茍言笑的魔術師居然也會動作親昵地攬腰揉頭,給予裹在大衣里的那個人妻子一樣的溫柔。
依魔術師當時的名氣,兩個人的行為說是膽大包天也不為過。
"我們其實……"青年猶豫了一下,苦笑道:"真是羨慕薩貝達先生和杰克先生的感情呢。"
他眉頭一皺,青年立即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啊對不起!我誤會你們的關系了……"
奈布一直說不清他和杰克是什么關系。說是好友有時卻比陌生人疏離,說是陌生人,兩人卻也開過若是十年后仍再同 居倒不如成為伴侶的玩笑。
原來在別人眼中,他們是這樣的關系?
他突然煩躁地想要一拳錘在門上。
"那先生,我得先走了……"
"你覺得你們能長久嗎?"
青年愣住,傭兵攥著手:"如果他做了世……你無法容忍的錯事,你會原諒他嗎?"
青年低下頭,許久抬起凍紅的臉笑笑:"我和他不會長久的,我總不能成為他的絆腳石。另外,對于先生的說的那個錯誤,我總得先知道程度。如果到了連我原諒都沒用的地步,我大概會選擇離開吧。"
"先生我不知道您有什么煩心事。但是先生……也許我說的不對,但如果您糾結的事情有關杰克先生,我認為您還是要跟著自己的內心走。"青年朝他福了福身,轉身邁入風雪:"您和懦弱的我不一樣,您是正義的人,一定能阻止他繼續犯錯的。那么再見,先生。"
但如果犯的不是錯,是罪呢?
如果明明給了機會,那人卻知錯不改呢?

Have been if I hadn't sized him/如果我沒有那么快做出抉擇會怎樣啊?
Up so quickly/沒有那么快做出抉擇會怎樣啊?

謀殺孩子的人是該死!
被殘忍剖腹呢?
她們虐待孩子難道不應該收到懲罰嗎?
所以他做的是對的嗎?
就算是錯的,關他終身禁閉就行了吧?

當然不行!
"What is wrong with you?!"
他面無表情給了自己一巴掌。火辣的痛楚讓眼眶生理性地濕潤。他大口喘著氣,最終冷酷地舉起槍,重拾戰場上冰冷的眼神,走進教堂。
原本燈火輝煌的地方突然一片黑暗。
有輕微的腳步聲響起,他頓時寒毛四起,剛把槍口準確地抵在來人的額頭,就被掐著脖子撞到了墻上。
"你來晚了十分鐘。"他聽到杰克在他耳邊低沉地說話,如談論天氣一般隨意:"你如果沒耽誤時間,也許還能救下這個女人。"
他瞬間全身繃緊,憤怒排山倒海而來。巨大的失望和被欺騙感像刺刀把他的五臟六腑攪亂再硬生生扯出體外。
他立刻抬膝狠狠頂在男人的腹部,怒吼一聲一槍打在他身上。
男人撞倒一大排椅子,他摸到開光,瞬間一片亮堂。
然而什么都沒有。除了靠在墻邊捂著被打穿的腹部大喘氣的高瘦男人,什么都沒有。
"……Jesus,"杰克順著墻跌坐在地,卻痛苦地揚起嘴唇:"你居然失手了。"
"人呢?"奈布·薩貝達腦中仿佛崩掉了一根弦,揪住男人的衣領喘著粗氣:"人呢!"
"看來……看來你是領悟了我的真諦,要殺人犯、受到同等的折磨。"杰克任由他揪住,反而享受地瞇起眼睛:"下一步是什么?四肢、各來一槍嗎?"
"我問你人呢?!"
他用力一推,脊柱猛烈撞墻的疼痛讓男人瞬間難以呼吸。杰克白著臉急喘幾口氣,抬手扣住他的手腕。
"哪有什么人?"他的指尖冷得嚇人:"你不是說……會帶我自首嗎?"
他還笑著,傭兵氣到嘴唇發抖:"該死的、該死的!我說讓你選擇回家還是去白教堂!如果回家……我就和你吃完最后一餐然后帶你去警局。如果你沒回來……我就親手殺死你!"
他把槍口重重抵在男人的太陽穴紅著眼睛低吼道:"像這樣,一槍崩了你!"
"那你剛才……猶豫什么?"杰克斷斷續續:"要救人的話,一槍殺了我不是更快嗎?"
"My friend,你太天真了。"他已經捂不住傷口,卻咬著牙按住傭兵的脖子將他往前一拉:"像我這樣的惡魔,在蘇格蘭場不存在自首的。如果和你共進晚餐后要死在那群狗腿的槍下,我寧愿、我寧愿被你虐殺。"
他沒想到有一天他的手腕居然會顫抖到拿不了槍。
"你想得太美了杰克,你想得太美了。"傭兵面無表情地丟開槍,脫下衣服胡亂捂在杰克的傷口上:"像你這樣的惡魔只能被終身囚禁,永遠享受被逝者詛咒的痛苦!你別想現在就死,你不配死亡!你這樣的混蛋!"
他想打個結卻怎么也無法完成。該死的鮮血好像混進了眼睛里。
他想起自己從來不是什么正義的人,拿了錢就上戰場當殺人機器的他又有什么資格自詡替天行道?
"你在白費力氣,"瀕死的紳士憐憫地閉上了眼睛:"8月7日,三十九刀,九刀在咽喉……8月31日,頸部兩刀,刺死一個嬰兒……9月30日……"
"你他媽的住口!"
傭兵驟然失控。他撿起槍連射四法,教堂的窗戶頓時碎裂。
"11月16日,我……"
"砰!"
一聲巨響。
傭兵沉默了兩秒,跪倒在男人的尸體旁。
驟然脫力。
--11月16日。
--I deserve it.
時間倒退到前一天。他從震驚到憤怒到妥協。卻仍就沒法挽救一切。
"你和我說實話……人是你殺的嗎?"
"你應該立刻去死!你根本不是人!你怎么能夠……混蛋!惡魔!"
"我是你的朋友,好友。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最后再問你一遍,晚上八點前,你會來嗎?"

第五人格傭兵同人文 杰傭同人文圖片分享[多圖]圖片1

"會來啊。"

蘇格蘭場最后也沒有抓到犯人。但幾個月后,開膛手杰克就銷聲匿跡了。聽說11月16日的晚上白教堂經歷了一場槍戰,警察趕到的時候只剩下滿墻的血跡。那天晚上人們的注意力都被東區著名魔術師的表演吸引,沒能及時注意到槍響。聽說那天晚上的魔術精彩到讓人尖叫--魔術師的助手在幾百號人眼皮底下把自己變沒了。
對,現在都沒有找到。
數百年來,人們總是習慣用各種新鮮事來逃避罪惡。許多駭人聽聞的事情最終都會像垃圾一樣被掩蓋。根本沒人有時間關注別人的事情,比如東郊區的樹林里多了一位隱居的傭兵這樣的事一秒也不會引起別人的興趣。

又一個肅殺的霧冬。
他帶了一瓶酒、兩個杯子。
在樹林的深處找到纏滿荊棘的地方盤腿坐下。
白蘭地倒入玻璃杯的聲音清脆而冷冽。
他灌下一杯,另一杯灑在地上。
"你不配擁有墓碑,"他帶上兜帽躺在落葉上:"我也不配了。"
他把右手蓋在眼睛上,突然大笑起來。
笑聲在太陽下仍顯得孤寂。
"開懷大笑吧混蛋,居然有人會想念一個惡魔。"
他摸著懷里的手槍。
"你看,最終還是有人被你拖入地獄。"
--他想:當時為什么會打偏第一槍呢?
也許是因為那雙略帶憂郁的灰藍色眼睛。
以及搭在椅子扶手上期待被覆住的手吧。
I remember that night/回憶里的那個夜晚
I just might/讓我可能
Regret that night for the rest of my days/后悔余生
He will never be satisfied/他永遠不會滿足的
I will never be satisfied/我也永遠不會滿足的

第五人格傭兵同人文 杰傭同人文圖片分享[多圖]圖片2

這些是您想要的嗎

最新禮包

推薦禮包

網友評論

軟件字母導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顶尖号码 捕鱼平台建设 彩金捕鱼天鸽游戏中心 快乐12推荐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gpk捕鱼大富翁漏洞 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6场半全场预测 云南快乐10分玩法介绍 吉祥棋牌游戏大厅 伯爵国际娱乐会所